沐棠

在抖音看到你的城市到云南的机票可以低至8元,就很开心的截图,想发给你,但是你的空间最后一条说说却是跟别人表白。那一秒开始,我很难受,不想说一句话,跟任何人。
今天起不会再有张某某为标题的一字一句,一划一画了。
再见了,张某某。

张某某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张某某

下完这场雨,我就去找你。 哪知这场雨绵绵不绝,下了不知几年几月, 等我醒悟过来决定冒雨去找你,才发现自己 已经站在了大海里。

张某某

有人说林深时见鹿.
海蓝时见鲸.
梦醒时见你.
可我.
林深时起雾.
海深时浪涌.
梦醒时夜续.
不见鹿
不见鲸
也不见你

想张某某

我歌唱的爱情,你都在故事里
我学会,
怎样爱远方的你。


——————《静夜思》

日常想念张某某

海底月是天上月
眼前人是心上人
向来心是看客心
奈何人是剧中人
后来
海底月不可捞
心上人不可及

出处不详。

龙叶叶,叶叶,修修,生日快乐。

叶修,生日快乐。
我还可以爱修修一百年。

【all叶】救命恩龙

所以,大眼儿是什么。。。

悠悠堇:

        一篇睡前可爱读物(对不起我自己说可爱)








        01


        近年来野生动物越来越不好混,野生成精动物的生活更是艰难。


        黄少天原本作为草原上的一匹孤狼,一百多年前成精,好歹也算合法了,但成精以后的麻烦事不少,不但要阶段性参加妖界人口普查,每隔十年还要上交一份对未来十年的进路规划,最过分的是每年还要向妖怪管理局纳税。


        黄少天的独居生活可以说是入不敷出,他心想早知如此就该做头普通的小小狼,每天没有烦恼,只晓得和小兔小羊赛跑。


        然而后悔也没用,黄少天这头小狼在生活的重压下只能放弃了草原,前往城市谋生。


        可是城里人心都黑,黄少天刚踏进某国际化大都市,就被专门狩猎妖怪的职业盗猎者抓住,差点拖去拍卖场卖了,好不容易逃出去却倒在郊外,奄奄一息。


        这时一个在晨曦中发着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他努力聚焦模糊的视线,却还是只能看到不甚清晰的轮廓,那是一个体态修长的男人……哦,或者说龙人,黄少天看到他头上威风凛凛的龙角——虽然只剩下一只。


        下一秒,黄少天就见龙人把自己仅有的一只金黄龙角从头上拔了下来,捣鼓了好几下,磨成粉后喂给黄少天。


        黄少天连张开嘴的力气都没有,龙人只能无奈地抬起他的下巴,嘴对嘴地给他喂下去,黄少天守护了一百多年的处男初吻就这样交代了出去,他此刻心乱如麻,然后昏了过去。


        下一次晨曦照亮大地之时,黄少天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完全愈合,连道疤都没有,与此同时全身上下流淌着一股暖流,修为大为精进。


        恩人!黄少天的脑海内蹦出两个大字。


        随即又立刻修改道:恩龙!


        黄少天忍不住又想起那个晨曦中微微泛光的身影,那只剩一只龙角却毫不犹豫地把它用来救他的救命恩龙先生。虽然城里人套路多,但是龙先生真是条好龙。


        黄少天心思沉浮片刻,觉得自己只能以身相许来报救命之恩——哦对了,龙先生的吻是甜豆花味的。


 


 


        02


        这天早上叶修起来,听到阳台传来一阵叩打声,他走过去一看,见阳台外是只灰黑色的小狼崽,看见他后似乎是眼前一亮,隔着玻璃门用力嗅了嗅气味,然后吐出半截舌头,身后的尾巴摇得飞快。


        叶修打开门把他放进来,狼崽进门后立刻变回了成年狼,然后猛地扑进叶修的怀里把叶修给压在了地毯上,身后的尾巴都快要摇断掉。


        “你还真能找到这啊。”


        叶修抱着一头狼坐在地上直起身,“伤好了?”


        黄少天伸出舌头舔叶修的脸,觉得这皮肤尝着光滑细腻,还想要亲两口。


 


        “你又弄了什么鬼东西回来!”


        孙翔听到叶修的房间里传来异响走过来一看,只见叶修衣衫不整地被一只看上去像狗的狼给压着,那狼的两爪还搁在叶修的肩膀上,此情此景令他不由得气急败坏起来,“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什么东西都往家里捡。”


        黄少天没想到恩龙家里还有别的男人,闻着味道也不太像是人类,估计也是妖怪,他心里不爽,秒速变回人形想要给这男人一个下马威,结果一变回来发现自己居然成为了一个六七岁的小正太,还是裸的。


        黄少天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把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顺便捋了两把他的头毛:“没多大事,就是还没把龙角全部吸收,过段时间就好了。”


        正太黄少天环住叶修的脖子乖巧地坐在他的怀里点头:“好的哦,那等我变回去再和你行夫妻之实。”


        叶修一愣,孙翔却先炸了:“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说他是个心术不正的,你现在立刻把他给我扔掉。”


        黄少天往叶修怀里钻:“他是谁啊,怎么这么吵,凶死了。”


        叶修安抚性地摸了摸黄少天的脊背:“他也是我捡回来的,你的前辈。”


        黄少天小声地嘁了一声。


        孙翔立刻撸起袖子就要揍他:“这小狗崽子怎么回事,懂不懂尊重,知不知道什么叫礼貌……不懂是吧,我今天就来教教你。”


        黄少天被他这么一说,看上去也动了怒,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都气得冒了出来:“你说谁是狗!”


        孙翔嘲讽道:“你那尾巴不就摇得跟狗一样。”


        黄少天委屈地一嘟嘴,脸往叶修的颈窝里一埋,双手抱着叶修不肯撒,在叶修看不到的角度对着孙翔心机一笑。


        孙翔暴怒,准备冲上来把这不知好歹的东西给撕了,结果叶修手一挥,孙翔立刻变回原形。他是一只精致帅气的豹猫,发现自己无法维持人形之后还很是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是叶修用灵力压制住他后,孙翔的猫脸上出现了不可置信、惨遭背叛之类丰富的表情集合,他发出委屈的呜咽,转眼不知跑去哪里了。


 


 


        03


        “好吵。”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因为驱逐了一位潜在敌人而稍微松口气,又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扒着门框睡意朦胧地盯着叶修和他看,这位显然也不是人,睡得头发蓬松,头顶还冒出一对黑色的圆耳朵。


        “小周啊,睡醒了?”


        “嗯。”周泽楷眯着眼走过来,坐到叶修身后把他抱住,而黄少天这渺小的生物好像被他自动忽略了一般。


        “还想睡?”叶修稍微偏了偏头问身后的周泽楷,周泽楷摇摇头,把叶修抱得更紧。


        “想抱你。”


        “……”


        黄少天维持着正面抱着叶修的姿势,也把叶修抱得紧了些。


        三人维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周泽楷和黄少天都在没有碰触到对方的情况下双臂交缠在叶修身上,一个搂着脖子,一个抱着腰,看似互不影响,又好像是互相无视,仿佛完全不在乎叶修的身上还挂着另一只妖怪。


        叶修抓住狼崽子的尾巴把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黄少天哇哇地叫,很受伤的样子,似乎是在控诉叶修怎么可以选择把他撕开而不是周泽楷。


        叶修觉得黄少天龇牙咧嘴的样子挺好笑,狂揉黄少天的大尾巴:“你上顿饭什么时候吃的?”


        黄少天哼唧两下,被叶修撸得略爽:“三天前。”


        叶修弹了下他的脑袋:“行啊你,闹绝食啊。”


        黄少天抱着脑袋机警地退后几步:“才不是这个样子,我本来就不容易饿。”


        他的肚子很给面子地咕咕叫了两声。


        黄少天:“……”


        叶修笑他:“所以你为什么要立这种常见flag。”


        见黄少天的脸都红了,叶修也就不再逗他,站起来准备给他弄点吃的,结果被还死死抱着他的周泽楷给压着,根本站不起来:“周周啊,给我松开呗。”


        周泽楷往叶修身上用力蹭了两下才放开,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死死瞪着他的黄少天。


        黄少天咬着一口小尖牙,心想着这妖怪看着人高马大的不知道可以够他吃几顿,他还没看几眼,就注意到叶修往卧室外的厨房走,立刻像是小尾巴似的光着脚丫跟上,啪嗒啪嗒地缀在叶修身后。


        “小崽子叫什么名字?”


        叶修把厚培根切成小块放到用黄油热过的平底锅里煎一煎,黄少天闻着肉香张着嘴摇尾巴,听到叶修问他,立刻乖巧作答:“我叫黄少天呀,你想怎么叫我都行。”


        “嗯,少天。”


        “嘿嘿。”


        黄少天抱着尾巴傻笑。


        “少天喜欢红烧牛肉还是酸汤肥牛?”


        “大早上的就这么麻烦不好吧……”


        黄少天刚推脱了一小下,就见叶修从橱柜里拿出两大包方便面,神情无辜,就好像在问他“这有什么麻烦的”,“……红烧牛肉。”


 


 


        04


        红烧牛肉的味道一飘出去,二楼的一间客房门立刻被从里面撞开,巨大的声响弄得黄少天猛地一抖,叶修却是习以为常,也不回头,只是声音放大一些对着外面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这么用力,都弄坏几把门锁了。”


        黄少天从厨房探出头去,只见室内的二楼木阶梯上一只金毛撒了欢地狂奔过来,一下楼就化身一名金发裸男,裆下巨鸟看得黄少天一阵发愣,像是没想到世间还有这般大鹏展翅的男子。


        “老大——”


        裸男朝叶修那儿一扑一抱,搂着他摇了两下状似撒娇,“我饿了。”


        叶修回身点了点他的鼻子:“这是给新来的孩子吃的,你先等着。”


        “我先来的。”洗漱完毕的周泽楷也走进厨房,并不大的空间瞬间更为拥挤,他一脸单纯地暗地里踹了裸男包荣兴一脚,再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盯着叶修,“是我先来的。”重要的话还要重复一遍。


        包荣兴看上去好像也不生气,还问叶修:


        “老大,新来的在哪里啊?”


        “在你背后。”


        包荣兴转身,眼中空无一物,不由疑惑:“我没看到诶老大。”


        叶修笑道:“你低头。”


        包荣兴低头,看到了正对着他的大鸟,面色铁青的小狼崽,他欢快地笑起来:“你怎么这么小一只啊,跟我的小弟弟一样高。”


        “……”


        黄少天怒,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侮辱吗?恐怕是没有了吧!这是对雄性尊严的绝对蔑视,是他漫长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重度伤害。


        黄少天眼珠一转,立刻眼眶湿了,用哭腔叫叶修的名字。


        叶修疑道:“怎么了,包子你欺负少天了?”


        黄少天跑过去抱住叶修的大腿不肯松开。


        包荣兴摸着自己一头顺滑的金发:“我没有啊,我就是说了实话。”


        “你说什么了?”


        “我说他跟我的小弟弟一样高啊。”


        黄少天咬牙,妈的死狗,你还给我重复一遍。


        叶修沉默片刻,转移话题:“面好了,少天我们吃面。”


        黄少天:“……”


        这次他好像真的被伤害到了。


 


 


        05


        黄少天吃了两包大食代的面,一整条厚切培根,然后开始目瞪口呆地盯着周泽楷进食,只见周泽楷面前放了五六个空碗,并还在不断叠加,叶修也换了口大锅,往里面直接放了五袋泡面,准备下一波直接让他拿锅吃。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姿态优雅地把一碗碗面灌下肚子,小腹处却平坦如初,只觉得这妖怪真是不懂事,在叶修家怎么能吃这么多,还有没有点做客人的自觉……只不过这未免也实在是吃得太多了点。


        “包子,拿个垫子放桌上。”


        “好嘞。”


        叶修端着一锅面放到周泽楷面前的隔热垫上:“慢点吃小周,泡面多吃了对身体不好,等新杰回来了让他给你做好吃的。”


        “你做的最好吃。”


        周泽楷用那张好看到可以蛊惑人心的脸对叶修腼腆地笑了下,真真是清纯可人的小帅哥,奈何叶修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没反应过来这是一句情话,还笑着说怎么可能,新杰做的饭多好吃啊,我三天没吃就开始想他了。


        周泽楷:“……”


        黄少天见叶修坐到他旁边,就眨巴着眼睛盯着他看,也不说话,等着叶修问他有什么事了才道:“他是什么情况啊?很多年没吃过饭了?”


        “不是啊。”叶修解释道,“他的原形是熊猫,睡觉时间长,吃得也多,别看他现在吃得好像很多了,实际上还是克制了自己。”


        黄少天喉头微动:“那他交不交伙食费?你会不会被他吃穷啊。”


        叶修道:“他有工作呢,和包子是一家经纪公司。两个人做模特的工资还挺高的。”


        黄少天看着还在晾屌的某金毛,缓缓问道:“那个……裸模?”


        “噗……”叶修笑出声,“不是啦,是正经模特。”


        正经模特包荣兴蹭到叶修身边,大脑袋往他怀里拱:“不想上班。”


        叶修哄他:“你不上班,我们家就揭不开锅,就吃不上饭,包子可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


        包荣兴慢悠悠地爬起来:“那好吧,老大帮我穿衣服。”


        黄少天和周泽楷盯着帮包荣兴从内裤开始套起的叶修,沉默地观看完了全过程。


        叶修说:“狗狗都很不喜欢穿衣服,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黄少天好像理解不了,包荣兴喜欢耍流氓他倒是理解了。


        “让他自己穿。”


        周泽楷捏断了一双筷子,并若无其事地销毁了证据。


        包荣兴抱着叶修撒娇:“我不会穿啊老大。”


        “我知道,包子乖,出门了不要乱脱衣服哦。”


        黄少天:“……”


        这还真是相当别致的送别发言。


 


 


        06


        周泽楷和包荣兴都去工作了,家里只剩下叶修和黄少天,两人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准备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叶修道:“少天呐,我救你只是顺手的事,你不用想着报恩。但是欢迎你住在这里,我们还有很多空房间。”


        黄少天在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的,两手还放在膝盖上,像是一名模范小学生:“怎么能说是顺手呢,你都牺牲了你最后的龙角来救我,别说报恩了,我这条命都是属于你的。”


        叶修一愣,随即笑了:“原来是这样啊。”


        黄少天嘟囔:“这有什么好笑的。”


        叶修神秘道:“来,我给你变个魔术。”


        黄少天很捧场地紧紧盯着叶修,只见金光一闪,叶修的脑袋上出现了两支威风凛凛的龙角。


        “……”


        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然后就见他随手拆下一支角,并科普道:“这是可拆卸可再生的角,虽然作用大但是也不是无价之宝,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黄少天的世界观遭遇重创,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


        “你看到的时候我只有一只角是因为那时候刚巧救了一只小白兔,另一只角还没长好就遇见了你。”叶修坐到黄少天旁边,摸摸他僵硬的脊背,“没事啊,不用感到有压力,报恩的事就不用想了,先在这边住着等恢复好再说也行。”


        “还不是你每次看到什么小猫小狗的就从头上拔根角才会有这么多孽缘。”刚才跑出去了的孙翔不知何时又回来了,“龙角多珍贵,谁像你一样随便乱拔,你当拔萝卜呢。”


        “诶嘿。”叶修双手摸摸自己的龙角冲孙翔笑笑。


        “……我没在夸你。”


        孙翔还维持着豹猫的姿态,轻巧地落在沙发边不远处的猫爬架上。这是他入住一个月整时叶修作为礼物送给他的,他口中虽然诸多嫌弃,但是还是控制不住在变成原形时在上边抓抓爬爬。孙翔跳到猫爬架的最高处,居高临下地看着黄少天,话却是对叶修说的:“还不是因为你老是在路边搞慈善才会有这么多不知哪来的小妖怪赖上你。”


        黄少天此刻也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孙翔看到他的第一眼会下意识地跟叶修发火抱怨,看孙翔这傻样估计最初也和他一样,以为叶修对自己很特别,哪知道看似很难得的事,叶修却能做个不停,龙角这么珍贵的东西也能说拔就拔,退一万步讲,这龙角是量产的,也仍然是有价无市的大宝贝,不管是哪条龙都不会大方得随手用来救助路边倒下的小妖怪。


        叶修这男人,的确是个谜。


        黄少天搞清楚其中关窍后,顿觉自己目前的行为可称之为倒贴,心里一阵难过,但还是坚强地站了起来抹了抹鼻子,因为目前的外形相当可爱,做出这等动作可谓是十分让人心疼想抱抱。


        “我不会打扰你了。”


        黄少天道,一张小嘴嘟嘟囔囔的,“我去睡桥洞,我去捡垃圾……我一个人也可以在城里生活下去。”


        叶修不知黄少天为何忽然发疯,只得顺毛撸:“怎么了少天,不想住在这里吗?”


        黄少天不管不顾,噙着眼泪道:“你再给我个碗吧。”


        叶修:“怎么?”


        黄少天:“我去要饭。”


        叶修:“……”


 


 


        07


        黄少天闹了好一阵别扭,然后因为目前的身体太脆弱,累了就睡着了。


        叶修抱着个小孩,跟孙翔对望,孙翔放狠话:“你要是下次再把这种来路不明的妖怪捡回来,我就离家出走,反正我不属于这个家。”


        叶修笑了声,把黄少天给放到沙发上盖上小毯子,然后冲孙翔勾勾手指:“你过来。”


        “……干嘛啊。”孙翔用尾巴圈住自己的jiojio,一副不畏强权的妖族英雄形象。


        叶修笑他:“你过不过来,不过来我过去咯?”


        孙翔圈着jio的尾巴尖矜持地翘了两下,然后昂着下巴往下跳,轻巧地落在叶修面前的茶几上:“你这么想我过来的话,我就过来一下也可以……”


        话音未落,就被叶修扯进怀里一通狠揉,从下巴到尾巴尖全都被摸了,摸得魂都要飞掉,整只孙翔宛如坏掉的小猫咪,吐着半截舌头在叶修怀里欲仙欲死,一边爽一边还觉得叶修太过分了,好无耻啊,这种下流的摸法他到底是在哪里学的……呜,爽!


        “还敢不敢离家出走了?”


        叶修笑眯眯地问孙翔,孙翔想着威武不能屈,但稍微淫一下也不为过,于是屈辱地摇了摇头,爪子搭上叶修的手腕,想要他继续揉。


        正巧这时候睡得不熟的黄少天醒了,见叶修和孙翔摸得这么愉快,一时间也忘了自己的要饭计划,变回小狼崽叼着叶修的另一只手也要他来摸。


        叶修来者不拒,双手并行,两边毛的触感差异很大,狼毫粗硬,猫毛细软,叶修品了品,觉得双方都挺好摸,于是揪住了两边的尾巴捋了两把。


        孙翔一边在叶修怀里哼哼,一边提醒叶修:“你上次还救了只小白兔,那玩意儿可千万不能带回来,妈的三百六十五天全年发情,你要是敢把这种妖怪带回来……”


        孙翔话还没说完,家里门铃就响了,豹猫的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抱着叶修的胳膊不肯松手,黄少天也爬到叶修的肩膀上抠住他的衬衣。


        叶修就这样拖家带口地跑去开门。


        门口站着个清秀水灵的小哥哥,张嘴就说自己是小白兔,名字叫张佳乐,孙翔瞬间暴起,爪子从肉垫中钻出来,眼看着就要划花这小白兔的脸,还好正巧出差回来的张新杰拦住了他,镜片后的眼睛一扫叶修:“等会儿来书房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家里怎么又多了两个人。”










        ***








        一件比较重要的事,镜面反射的本本成本颇高,基本上是我的代理xjm私人帮我垫付的,所以收到本子的可爱们在确认无瑕疵后请尽快确认收货让我的xjm回本吧030谢谢大家。

我只是个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